专题活动

“国展”至上,是书法的悲哀!

2019-07-15

在国内,还没有哪门艺术象书法这样牢牢地被“国展”牵着鼻子走。“国展”的征稿启事一发布,全国的书法赶考者像着了魔似地日以继夜进行复习、猜题、揣摩“国展”的主考官煞有介事以及语焉不详的考试大纲。更有甚着,还把考试心诀编成顺口溜发在网上,各大网站竞相转载,引无数赶考者面对屏幕绞尽脑汁来破解其中三昧。于是,慷慨解囊,整刀整刀的宣纸扛回家;整瓶整瓶的墨汁泼在碗碟之中;赤膊上阵,如临大敌,挑灯夜战,直至天明。为了过“国展”设置的狭窄的独木桥,赶考者们不择手段地采用集字、临摹、抄袭、移花接木、拼接、巨幅等方法,强力刺激考官们疲劳的视觉神经,决胜于“三秒钟”,因为上榜才是硬道理。待黄榜一发,中榜者欣喜若狂,奔走相告,弹冠相庆。落榜者黯然神伤,心灰意懒,自觉低人一头。

书法本为赏心悦目之艺术,冯友兰曾说过:“艺术家对于事物,以超然底态度赏玩。艺术家作艺术品,乃欲将其自己所赏所玩者,使他人亦可赏之玩之”。然而“国展”却利用人们残留的的虚荣心将其彻底演化为一种角斗,变展厅为战场,到处硝烟弥漫;变书法爱好者为古罗马时的角斗士,必须拼得你死我活。每次“国展”,动辄数万人参加,最后海选百里挑一。顷刻间,灰飞烟灭,绝大多数落选者的精心之作变为可怜的垃圾。最无人性之举是让作者自寄退稿费,这等于是在落选者新的伤口上撒一把盐,让落选者自打耳光,绝情如此,自古罕见。

“国展”不“国”,往届的入选者,因已得“会员”文凭,俨然“国手”、“书坛精英”,修炼成道,目的达成,可置“国展”于不顾。于是,留下落选者继续拼斗。其结果必然导致“国展”不具代表性,质量定会每况愈下。中外体育比赛,很少会出现上届好手缺席的怪事,除非属于前苏联办奥运因政治原因而遭自西方诸国抵制的那种情形,而那届奥运的含金量之低则是显而易见的。

“国展”体制,无视地方书协的作用,使地方书协变成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看热闹的观众,严重挫伤地方书协的积极性。“国展”已使书法成为少数人手里拿捏的面团。

“国展”体制使高尚的书法艺术,沦落为一种低俗的商品竞争:严格按市场需求(评委的好恶),生产出满足评委欢迎的产品。其后果必然是书法的多样性受到遏制。今年,个别“权威人士”公开宣称:凡发现柳、颜、欧之类的东西,格杀勿论(设计台词,大意如此)。同时,还有意无意地在某些场合披露个人的偏好。因此,参展者只好放弃自己的追求到有限的隋唐摹本及伪作中去淘王羲之的“味道”。结果导致今年的一系列”国展“中甜腻艳俗的作品居多,而真正代表中国书法精神、使人回肠荡气的汉魏风骨的作品成为遮人耳目的花瓶。

来源:陈风文化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