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拍卖

艺博会下沉 真需求还是伪市场

2019-12-16

 近日,艺术长沙、艺术厦门、深圳艺术博览会等陆续落下帷幕,引发业界关于艺博会的热议,艺博会不断下沉到二三线城市,有人为此欢欣鼓舞,同时也有质疑的声音涌现,博览会市场需求真有这么大吗?持续数天的艺术狂欢之后,与当地文化又产生了怎样的联动?

  下沉成趋势

  从近年发展态势来看,越来越多的艺术博览会下沉到二三线城市布局,这些异军突起的博览会品牌,不断改变或重塑着艺博会市场的原有格局。与此同时,北京、上海等艺博会重镇的市场份额不断被稀释。

  这种调整和变化也体现在单个艺博会之中,比如创办五年的艺术厦门博览会首次分为“当代艺术”和“经典艺术”两个博览会。对此,艺术厦门执行总裁滕丽表示,“艺博会同样需要创新和变革,除了‘一年两展’,我们还创立了艺术厦门美术馆,就是希望突破现有的艺术展会模式来构建长期、持续、立体的艺术生态链。从整体来看,目前艺博会处于一个遍地开花的状态,但未来两三年可能就会出现淘汰潮,尤其是在目前这样的大经济环境下,如果没有形成良好的生态圈,发展前景可能不容乐观”。

  从北京到上海、再到深圳,Hi21新锐艺术市集的布局之路似乎也契合了艺博会不断下沉的路径。“不管在哪里,最终还是要看交易”,Hi21新锐艺术市集发起人伍劲选择布局深圳,已经显示出对于深圳市场发展潜力的认可与乐观。

  愚逸文化创始人沈愚先后参加了多个艺术博览会,她从参展角度坦言,主要关注博览会的影响力、专业度以及成交量。“北京、上海的艺博会规模较大,专业度较高。相比之下,二三线城市的艺博会在资源的调动、活跃度、稳定度、影响力等方面都会有所差距,同时,这些地区的市场积淀相对薄弱,专业级别的藏家较少。”

  滕丽则从艺博会角度作出分析,“艺术博览会下沉到二三线城市,其中一个核心诉求就是为市场发掘出潜在的新客户,尤其是那些在其他地区没有接触到的新买家。藏家是有周期的,是需要不断更新的,要吸引更多新的藏家介入到这个领域中来,才能形成一个良好的循环”。

  市场在哪

  现实情况来看,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以先天性的文化、资源、氛围等优势条件,在博览会这一艺术生态的构建上成为先行者。然而,越来越多的艺博会品牌崛起,使得这一优势逐渐缩小。

  对于艺博会而言,最为核心的问题是受众在哪里,市场在哪里。目前,越来越多的艺博会下沉到二三线城市,甚至有一些县级城市也在筹备艺博会。现实问题是,这里有足够大的市场需求吗?有足够的观展人群和消费圈层吗?

  有专家对此并不乐观,客观而言,邀请艺术名家“空降”,短暂制造流量与噱头,甚至可以凭空造出一场艺术博览会。然而,不同地区艺博会的参展画廊和藏家资源,所呈现出的风格和气息都会有所差异,如果不能充分调研市场的真需求,未来只能是“昙花一现”般的热闹与喧嚣。

  滕丽表达了不同观点,“艺博会的体量是很大的,它是一个社会事件,影响的不只是艺术圈,因为参观的人流量大、覆盖的人群面广,还能对相关产业产生拉动。艺术厦门离不开厦门本土的机构和藏家支持,但最开始的定位就不是一个区域性的博览会,而是立足厦门,辐射全国甚至东南亚市场。如果局限于区域性的藏家资源,这么多的参展机构和作品,市场是没办法消化的”。

  有业内人士认为,对于艺博会来说,三年是一个门槛,能够坚持下来的艺博会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因为做好艺术博览会并不简单,需要主办方有强大的资源统筹能力、人脉网络、招商能力等,这些也最为参展机构所看重。

  在滕丽看来,“艺博会的定位很关键,目前很多艺博会都是同质化的,核心就在于如何吸引全国范围的藏家参与。如果没有新买家,没有独特的定位和特色,画廊还有必要去奔波这么多的城市参加艺博会吗?”

  有声音表示,相对于一线城市的博览会,地方博览会更加依赖地方政府的政策支持和税收优惠,甚至成为不少二三线城市能够启动博览会的关键。日前,财政部官方发布关于2020年博物馆纪念馆及美术馆文化馆、科技馆免费开放补助资金预算的三则通知,涉及金额近55亿元。资金补助最多的地区并非是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而是江苏、湖南、四川、甘肃、辽宁等地。以湖南省为例,2020年博物馆纪念馆逐步免费开放补助资金预算为19494万元。有业内人士分析,艺术长沙的举办地就在湖南省博物馆,除了场地费用的减免或优惠外,还有对这一博览会品牌的扶持和背书。

  “艺博会的成功离不开当地政府的大力扶持,无论是学术提升、社会影响力,政府的支持都会推动艺博会做得更好,为艺术产业的发展,甚至是国际化的商业对接,发挥更大能量。”滕丽说道。

  需拓展联动

  除了对文化艺术的审美与消费诉求,以及文化城市构建的需要,艺术博览会的下沉拓展未来将成为一种趋势,然而每个地区都有属于自身的地缘性文化,这些“空降”而来的艺术如何与之产生对话、碰撞、交流,都是需要面对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艺术博览会要与地域产生关联,不能仅仅停留在持续数天的艺术狂欢中。记者曾经实地观察到某国际摄影双年展中,展览与当地居民所产生的联动似乎很有限,除了餐饮和住宿业外,当地居民对这一举办多年的活动还是一头雾水。艺术长沙总策展人陈叙良就曾表示,“当代艺术不仅限于艺术家、理论家、批评家或收藏家自己玩,还要争取到更大的艺术圈、思想文化与社会科学圈去讨论这个事情”。

  滕丽表示,“就厦门来说,这是一座轻资产城市,适合发展文化和艺术,近年来活跃度也很高。艺术厦门的定位是辐射全国市场,我们的布局也是一步步往这个方向走。比如,除了艺术博览会之外,我们还在做学术性的美术馆,通过展览活动、讲座培训等日常基础教育活动把艺术的能量更多渗透下去,通过美术馆之间的交流、艺术项目的交流,打破商业艺博会的局限性”。

  在沈愚看来,艺博会的参观人群数以万计,许多以家庭为单位的观众参与进来,当然,这对当地文化的影响与关联还需要时间,这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值得关注的是,人们对文化精神需求的不断提升,这是真需求,这同样体现在二三线城市中,尤其是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回乡就业,他们对于文化艺术的认知和需求比以往都有更高的起点,这些新兴城市的艺术博览会更灵活、更有地方特色,社会价值的体现未来也会更加明确。

  (记者 徐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