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拍卖

观者锐减 香港秋拍缘何依旧火爆

2019-10-14

 5件拍品过亿,多件打破拍卖纪录,这是香港苏富比、嘉德香港、保利香港领衔的首轮秋拍最终交出的答卷,这一拍卖结果也让业界关于市场的担忧彻底消散。然而现实问题是,受经济环境、现实局势等多重因素影响,本季拍卖涌现出很多以往从未有过的考验,且拍卖预展观看人群大幅缩水,为何还能有如此市场表现呢?风向标意义的香港市场又为内地秋拍传递出怎样的信号?

  香港市场坚挺

  香港秋拍举槌之前,业界弥漫着一种观望情绪,尤其是香港的不稳定局势,更让此季秋拍笼罩上了些许未知的焦虑。当常玉《曲腿裸女》以1.98亿港元成交,刷新艺术家拍卖成交纪录的时候,全场报以热烈掌声,作为本季秋拍首件近2亿港元成交的拍品,信心提振的意义不言而喻。

  从成交结果看,香港苏富比总成交33.4亿港元,虽然较2019春拍的37.8亿港元有所下滑,亿元拍品也低于今年春拍的6件,但已经为本季秋拍奠定了基调。其中,颇受关注的清乾隆料胎黄地画珐琅凤舞牡丹包袱瓶以2.07亿港元成交,问鼎本年度秋拍最贵拍品。赵无极《21.04.59》拍出1.05亿港元,奈良美智《背后藏刀》以1.96亿港元成交,打破艺术家成交纪录。

  与此同时,保利香港表现不俗,总成交7.45亿港元,19件超过千万港元,乾隆青花釉里红云龙纹天球瓶最终以5664万港元成交,时隔15年升值5倍。奈良美智《然而并非一切(绿屋)》以4012万港元成交,另一幅《然而并非一切(橘屋)》拍出3245万港元。一条缅甸天然翡翠珠配红宝石及钻石项链以3304万港元成交。

  嘉德香港表现同样可圈可点,最终斩获6.17亿港元,较之春拍增长66%。14件拍品超过千万港元,奈良美智殿堂级作品《午夜吸血鬼》、张大千《白云堂图》均以3715万港元成交。隋唐至初唐白釉莲台坐狮500万港元起拍,最终以超估价数倍之多的2143万港元成交。值得一提的是,嘉德香港“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总成交1.61亿港元,较去年同期提升了20%,打破这一板块最高单季成交纪录。

  香港市场坚挺的背后,离不开拍卖企业品牌和服务的支撑以及对拍品的甄选与打磨。中国嘉德(香港)拍卖总裁胡妍妍表示,“每个拍卖季都是独特的,这个秋季尤为难忘。本季拍卖标的总估价是比较高的一次,不管形势如何变化,我们都希望一如既往把这场拍卖做好。从安保、展场设计、拍卖环节,我们都比平常做了更多的思考和准备,争取把每一个细节做好。值得欣慰的是,本场征集的拍品没有任何一件撤拍,委托方的信任无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和鼓励。北京巡展也是历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就是让不能来港的客人在北京看到原作,同时我们增加了更多委托席位,开通微信直播及同步拍卖,不断拓展竞拍渠道”。

  潮流艺术崛起

  从今年香港秋拍的阵容来看,古董瓷器珍玩和中国书画板块表现亮眼,比如清乾隆料胎黄地画珐琅凤舞牡丹包袱瓶,原为乐从堂主曹兴诚2000年以2424万港元购得,时隔19年升值7.5倍。对于这件拍品,苏富比亚洲区瓷器与工艺品资深专家沈恩文有过这样的介绍,“料胎比瓷胎更珍稀,更难烧造,这件拍品是不可多得的大尺寸宫廷制料胎画珐琅器,珍稀价值更高”。

  除此之外,现当代艺术也是业界关注的焦点,比如吴冠中、赵无极等,近年来开始有更多的拍卖热点崛起,比如已经逐渐进入主力拍品阵容的“潮流艺术”。在今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KAWS大尺幅作品《无题(Kimpsons #1)》以5787.7万港元成交,虽然没有如春拍那般疯狂,但已是艺术家第二成交高价。

  对于市场审美趣味的这一变化,书画收藏家王先生表示无奈,“这是大众审美,与学术无关,但同时也是市场选择,而且有相当数量的收藏人群作为支撑,这股潮流无法阻挡,只能去适应它。作为藏家,我们可以旁观,但拍卖公司必须及时调整拍品结构,才能跟上市场的步伐”。

  市场结构的变化,正在倒逼拍卖企业不断优化、完善拍品内容。胡妍妍表示,“最近两三年市场结构在变化,其根本是客户在变化,甚至‘90后’藏家也在不断涌现。对于艺术品拍卖企业来说,除了商业考量外,对于文化的敏感度也要更强一些,甚至要成为发现和引领潮流的艺术机构,所征集的拍品要能够吸引藏家目光,这是能否成为一家优秀拍卖行的关键。嘉德近年对潮流艺术比较关注,比如这件奈良美智的殿堂级作品就是代表”。

  值得关注的是,三家拍卖公司都有奈良美智的重要标的上拍,《午夜吸血鬼》在嘉德香港以3715万港元成交。巨型装置艺术《绿屋》在保利香港以4012万港元破纪录成交,数小时后被香港苏富比上拍的《背后藏刀》以1.96亿港元成交,奈良美智更是凭借此作成为最贵的日本艺术家。

  竞争背后的品牌较量

  受经济环境、现实局势等影响,拍卖市场最大的变化就是预展观看人群缩水明显,但为何对拍卖业绩影响甚微呢?其实,对于这一变化,各家拍卖行早有应对,从展陈搭建、安保服务、嘉宾接待等方面做了细致的工作,几乎所有的高管都在现场坐镇,从拍品阵容到服务细节都体现出对市场的底气与信心。

  藏家陆先生表示,“这次到香港拍卖现场的观展人群的确少了很多,大家都以为过来可以捡漏,但到了香港一看,该来的买家都来了。这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买家就那么多,而且拍卖委托、代拍都很方便,他们不会错过任何一次机会。其他很多都是看客,这一人群的增加或减少,对于拍卖业绩的影响微乎其微”。

  从今年秋拍来看,香港苏富比、保利香港、嘉德香港等公司同期举槌,这种竞争压力可想而知。但另一方面,香港拍卖面对的是全球市场,重要的拍卖企业都不会缺席。苏富比、佳士得这两大国际拍卖巨头近十年的业绩增长都离不开亚洲市场,这也成为内地拍卖企业进驻香港地区的最大动力。

  有业内专家表示,香港是全世界艺术品拍卖竞争最激烈的地区,这里集中了欧美亚最好的拍卖行、最好的拍品、最大的成交额,都是看中香港巨大的市场和潜力。

  对于香港市场不断白热化的竞争态势,胡妍妍有着清醒的认识。她表示,“嘉德香港是从中国本土长起来的拍卖公司,这一点不能丢,需要在这个基础上立足香港作出特色。通过这几年的深耕细作,我们的海外客人是持续增加的。当然,我们对于全球拍品和客户资源的把握,还要走更长的一段路。但同时,把拍品选择好,把客人服务好,是需要慢慢编织和维护的,不能急于求成,更不能为了一点市场份额影响到品牌,要通过每一场拍卖把嘉德品牌擦得更亮”。(记者 徐磊)